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热点 》 正文
学会简介MORE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为从事城市经济研究的全国性、群众性、专业性学术团体,由从事城市经济工作的领导同志和专业人员、城市经济研究与教学专家、学者以及企业家自愿组成的非营利性社会组织,为独立法人单位,在国家民政部注册登记,归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挂靠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

机构概况MORE
    会长:

    晋保平

    副会长:

    潘家华、王战、王振中、魏后凯

    秘书长:

    梁本凡

项目承接MORE

    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战略研究

    《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中明确提出加快培育长江中游城市群建设,国务院发布《关于依托黄金水道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的指导意见》,凸显长江中游城市群在我国经济发展格局中的重要战略地位。2014年初,中国社会科学院与湖北省共同启动了“长江中游城市群发展战略研究”,责成城市发展研究所和中国城市经济学会组织院内外科研人员联合实施。

晋保平:在中国城市经济学会2015年年会 暨“中国城市群发展的战略选择”学术研讨会上的致辞

时间:2016年1月5日 来源:城市学会 作者:城市学会

尊敬的各位会员、各位理事、各位常务理事:

尊敬的各位专家学者、各位来宾:

尊敬的各位媒体朋友:

大家早上好!

  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中国城市经济学会2015年年会暨“中国城市群发展的战略选择”研讨会今天召开了,借此机会,我首先代表主办单位,对出席会议的各位专家学者表示热烈欢迎!同时也向多年来对学会的工作给予关心和支持的各位会员、理事和常务理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今年学术研讨会的主题是“中国城市群发展的战略选择”。这是一个具有重大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的问题。当前,大家都在深入学习贯彻五中全会精神,各级政府也都在认真编制“十三五规划”。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逐步建立了完善的市场经济体系。但是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由国家编制的“五年规划”对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还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决不能说我们既然已经建立了市场经济体系,明确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制定《五年规划》就没有意义了,就不起作用了。恰恰相反,认真编制五年规划,坚决执行五年规划,是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内容。今年是“十二五规划”的收官之年,五中全会已经提出了“十三五规划”的建议,明年将进入一个新的五年规划时期。我们把今年的年会放在这样一个节点上召开,也是希望通过在深入学习全会精神的基础上,深入思考中国的城镇化建设和城市群发展在“十三五”期间应该确定一条什么样的发展路径。

  从改革开放算起,经过7个“五年计划”的发展,中国的城镇化建设和城市群发展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历史性节点上,如何看待我们取得的成绩?如何认识存在的问题?如何研判今后的发展趋势并选择正确的发展路径?这既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也是一个重大的现实问题。中国城市经济学会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直接领导的、国家级的学术组织,应该在这样一些重大问题上发挥积极作用。今天,我们就邀请了一些专家学者,围绕这个问题展开论坛,希望能够取得积极成果。

  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以来,伴随着国家经济的高速增长,城镇化建设也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按照最新的统计口径,截止到2014年底,我国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54.77%,与1978年的17%相比(新中国建立初期1949年为10.6%,前30年的城镇化建设步伐还比较缓慢),我们用不到40年的时间,基本上完成了发达国家大体上200年左右才达到的水平。这个数字标志着中国已经告别传统的乡村社会,而进入了现代城市社会。应该说,这个成就的取得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在城镇化率不断提高的同时,中国的城市群发展也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继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率先发展之后,这几年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也取得长足发展,这五大城市群虽然行政区划面积只占全国的18%,但创造的GDP占到全国的47%;此外,一些区域性城市群(例如长株潭城市群、三峡城市群)发展势头也很强劲。有的学者的研究表明,目前中国所有城市群的行政区划面积占国土面积的25%,经济总量占到全国的80%以上。不论是从理论研究的层面,还是实践发展的层面,都已经证明一个问题,城市群已经成为城镇化的主要载体和主流形态。

  但是,我们还应该看到问题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要在充分肯定城镇化建设高速发展和城市群建设快速推进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还要看到带来的问题:

  在城镇化建设和城市群发展中如何坚持以人为本的指导思想(以人为本还是以城为本)?如何科学规划城镇化的发展速度与规模,防止人为的造城运动或者是城市大跃进(近期,国务院一项关于12个省会城市和144个地级市的调查显示,省会城市平均一个城市规划4.6个新城(新区),地级城市平均每个规划建设约1.5个新城(新区),全国新城新区规划人口达34亿。根据相关研究报告(联合国近日的一项报告显示),到2017年,中国可能步入人口拐点,达到巅峰后开始萎缩。一方面是雄心勃勃的城市大跃进,另一方面却是中国人口的自然增长速度远远跟不上城市的跃进速度,这样的城市发展规划显然是缺乏科学根据的)

  粮食安全问题:据中国城市建设经济研究所统计,从1996年到2003年,7年间中国耕地减少了1亿亩,这些土地,绝大部分被城市占用。从1990年到2007年,我国城市建成区面积从1.29万平方公里扩张到了3.55万平方公里,2013年扩张为4.78万平方公里,十余年间扩张了270%,城镇人口只增加了27.29%。显而易见,土地的城市化已远远超过了人口的城市化);

  进入城市的农民工的市民化问题:这次五中全会提出,十三五期间,要大力加快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中国的城镇化。我们通常统计的城镇化率是54.77%,这是按照常住人口统计的,而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只有38%,就是说,按照户籍人口计算的城镇化,目前只有38%,两者之间相差近17个百分点。这17个百分点的另外一种表述就是,有1亿7000万已经进了城的农民工,由于没有城市户口而享受不到与有户口的市民同样的城市基础性公共服务(诸如教育、医疗、住房、社保等等)。我们提出所谓走新型城镇化,就是要坚持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尽快解决这1亿7000万农民工的市民化问题,这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社会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

  人口流向对城市和农村造成的双重压力。有一项研究资料表明,从过去5年看,中国人口流向的基本趋势是向大城市,特别是向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三大都市圈快速聚集。人口流入超过100万的13个城市,三大都市圈就占了8个。以这个速度,2020年左右,上海将拥有3000万人口,北京也将突破2500万人口,天津将拥有1800万人口,广州和深圳将分别突破1500万和1300万人口。
  长三角7大城市将合计拥有8000万人口,珠三角4大城市将合计拥有4800万人口,京津合计将拥有4300万人口。
从全球角度看,这三大都市圈所拥有的人口数量,不仅在中国排前三名,而且在全世界也是进入前三名的。随着城市的不断膨胀,人口膨胀,交通拥挤,资源匮乏,环境污染等等这样一些所谓的“大城市病”越来越严重。

  在人口快速向大城市聚集的同时,广大三线、四线城市的人口流动进入萎缩阶段,至于农村的情况则更加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农村的空心化问题;农村的386199部队问题;历史文化名镇和传统古村落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问题;

  如何研究解决由此给城市和乡村带来的双重伤害的问题,也是一个亟待研究解决的问题。在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过程中,北京市提出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感念,就是疏解非首都功能,我想,疏解功能的做法不仅仅对北京市的城市建设有指导意义,而且对全国的城市建设和城镇化发展均具有普遍的指导意义。

  再来看看城市群的情况

  再比如,城市群发展中也有很多问题需要我们深入研究(例如:城市群以及相关区域在国家整体发展规划中的战略定位问题;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问题; 产业雷同和过剩产能转移问题; 消除各种形式的贸易壁垒问题以推动要素合理自由流动; 协同发展与对外开放问题; 生态保护与环境治理的统一协调问题; 资源共享和网络、信息、旅游、交通一体化建设;等等)

  基于这样一些问题,对于我们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在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市群发展中,选择什么样的发展战略至关重要。

  在当前和今后一个比较长的历史时期,我们在研究城镇化建设和城市群发展方面,要充分考虑我们所处的三个背景:一是经济新常态,二是五中全会精神,三是十三五规划。

  首先要考虑经济发展新常态。我理解,过去我们一直强调我们的发展和建设都要考虑我们是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那么,经济发展新常态,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发展到一定时期的具体表现。经济发展新常态,是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重要补充,是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到历史新阶段的科学的理论概括。是五中全会对我们党的发展理论做出的重大贡献。我们选择城市群的发展战略,不能脱离“经济发展新常态”这个特定的国情。要尊重经济发展规律和社会发展规律,不能搞造城运动,不能搞城市大跃进。

  其次,要以五中全会精神为指导。五中全会的一个重要理论成果是明确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树立五大发展理念的思想,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科学发展观”理论,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又一重大贡献。我们要以五中全会精神为指导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市群发展。新型城镇化突出一个“新”,发展新理念,首先把“创新”放在首位。新在哪里?是理论的创新、是体制机制的创新,而不是造城运动的创新。要在坚持“以人为本”基础上来创新城镇化建设和城市群发展的理论、制度和政策。

  第三,要把城镇化建设和城市群发展与十三五规划的编制紧密结合起来,增加发展的科学性、连续性。五中全会提出,十三五期间,要大力加快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这是“补短板”,是质的提升,而不是量的扩张。这就要求,今后5年,中国推进城镇化建设的重点是要加快解决人口城镇化的问题,首先要妥善解决已经进入城市的农村人口的户籍制度改革和基础性公共服务的均等化问题。

  最后,预祝我们研讨会取得圆满成功。祝各位理事和专家学者在北京期间工作顺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中国城市经济学会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曙光西里28号中冶大厦八层  邮政编码:100028
电话:8610-59868173  邮箱:zgcsjingjixuehui@163.com
京ICP备1401583号